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仙桃市百成爱心服务社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仙桃爱心社
查看: 538|回复: 1

洗碗婆婆们的故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5-4 21:45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 我上班的仓库紧挨着的是后厨洗碗、理菜的地方,每天,洗碗婆婆们就在这里工作,按要求,把各种当天采购来的菜理好清洗后送去厨房,再把前厅、后厨所有用过的餐具、器皿洗干净分类放在架子上,洗碗婆婆们的工作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单调的重复着。
    厨房里请来洗碗的婆婆们,有短期打零工的,有做长期工的,人来人去,各种原因,走的走,来的来,但从没有哪一个人像黄婆一样,给我留下不能言语的情绪,时不时的在我心里冒下泡,然后我的整个人就像是被那蜜蜂蜇了一下似的不是滋味中,这样的心情,自黄婆辞工离开后,一直到现在。
    这两天,是什么事让我又想起了黄婆呢。
王婆
    新来的冼碗的王婆,家住钱沟,丈夫因病早逝,一儿一女都是高级知识分子,已结婚生子,女儿在武汉工作,儿子在上海,并且在无锡买有房子。据王婆说,儿子和媳妇结婚两年多,育有一个男孩,才一岁多一点,两口子感情不好,老扯皮,一扯皮就要离婚,今年到现在已是第三次扯皮要离婚,所以这几天,王婆天天给儿子打电话,然后又给媳妇打电话,两边劝。
    王婆每天早上一来上班,就开始唠叨儿子媳妇,说儿子怎么样,又说媳妇怎么样,一是媳妇要请钟点工,说在家一个人带着孩子累,又说媳妇要儿子每月给三千块钱零花,再就说是媳妇一结婚了就不上班,是个享受型的人,只要一有钱,不是自己乱花,就是给娘屋里的人了,她说自己儿子老实,只有给高帽子媳妇戴,说媳妇有知识的人,劝媳妇熄火,不扯皮,好好过日子。
    听王婆这样说,也感觉王婆能做到这样,是很明事理的人,能做到这样,是一个很不错的婆婆的角色。
    可是王婆天天上班说儿子媳妇的事,理菜时也说,没事坐着时也说,洗碗时也说,听多了,听得心烦,犹其是下午四点吃过工作餐后,我就不在前厅或是后厨帮忙,这个时间,我要在仓库电脑前做账,把每天每个供货商的送货明细金额录在电脑上,并出单,数据就是钱,是月底和供货商结款的依据,不能有一丝一毫大意和马虎。可是,我在仓库里做账时,听王婆大声唠叨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,影响做账,又不好直接说王婆,年纪大的人,唠叨下家长里短,也正常,可是王婆,唠叨家常,唠叨不停过界了。影响了别人做事,是不是心烦。
大伙儿看到这,也许会问我,这和黄婆有什么关系,怎么会让我想到黄婆呢.
黄婆
    黄婆家里环境不好,大儿子离了婚,大孙子身体残疾不说,且智力也不正常,属于长大了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一类,是全家人的一个负担,黄婆小儿子两口子在深圳打工,两个孩子,一个自己带,一个在家跟着黄婆生活上学,爹爹要在家里照看大孙,接送小儿子的孩子读书,不能出来打工,黄婆来自农村,和爹爹都没有退休工资,如果黄婆不工作,家里两个孩子,黄婆和爹爹,日常生活都成困难。      这些,我都是听同事说的,黄婆上班时,总是笑呵呵的,从不对我们说一句家里的情况,不吐一下苦水,没有一句怨言,很乐观。不象王婆,动不动就像个广播,生怕哪个不知似的。
    同事们同情黄婆家境不好,酒席上有时有整盘整盘客人没有吃过的菜,同事们收餐的时候,都收了给了黄婆,尽管酒店有规定,酒店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带出去,可是餐厅经理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说黄婆。
    黄婆这个人又极尽所能占小便宜,但凡酒店里能拿走的,她无一不偷偷拿回家,比如,洗衣粉,84消毒液,牙签,我刚到餐厅上班的时候,不知道酒席上吃剩的甲鱼壳是可以卖钱的,我经常看到服务员收餐时,连带把甲鱼壳也收到餐盒里,和碗一起收到后厨给黄婆洗的时候,黄婆就一一捡了洗好晒干攒多了再去卖,后来听说一个月多的时候,可以卖到大几百块钱,这于黄婆来说,是工资外一笔可观的额外收入。
    一个60多岁的婆婆,没有文化,没有特长,只是洗碗,包二餐吃饭,且一个月有1800元钱的工资,加上额外的收入,在仙桃这个地方,应该是很不错的了,照理说黄婆上班应该是很知足,很感恩,工作也应该是踏踏实实的才是。
    答案是否定的。
    黄婆这个人工作中很能干,做事麻利,又快又好。把后厨洗碗理菜的地方弄得井井有条,但是太要强,且得理是坚决不饶人,工作中动不动就和同事打起嘴仗来了,并且一定是要搞赢,同事们对她的好,她一说过谢谢,就立马不记得,是转脸就不认人的那种,还有一点,黄婆说话嘴里喜欢带须子(我们这里的方言,指说脏话的意思),哪个做事不如她的意,她开口就须子连天,和这样的人共事,还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,能和黄婆和平相处的人,我个人的看法是少,难得有。
    黄婆仗着自己能干,好像觉得缺少了自己,餐厅的碗都洗不成了似的,跋扈得不行。
    黄婆工作中又分得很清楚,哪是归她做的,哪又不是归她做的,不归她做的,她是坚决不会做,搭把手,帮下忙的事,在她身上是奇迹。前厅收餐时,把餐盒放在餐车上,再把收下来的碗和盘子放在餐盒里,餐盒收满后,就推到后厨洗,同样,当碗洗好后,就放在餐盒里,再用餐车送到前厅。黄婆,她只洗碗和餐盒,不洗餐车,餐车收了餐后,肯定上面是粘满油汤油水很脏,她不仅自己不洗,还不让同洗碗的婆婆们洗,想想看,洗得干干净净的碗和餐盒,放在油汤油水的餐车上,看得过去吧。为这事,前厅主管对黄婆说过多次,可是黄婆,你说你的,我就是不听,也不做,用她的话说:这不该我做,不是我的事。
    终于有一天,事情升级了。那是经理推了收下来的餐具去后厨,把餐盒抬下来后,经理随口对黄婆说了一句:冷那(我们这对年长人的称呼,您的意思)把这餐车也洗一下,谁知,黄婆说不洗,经理听了这话,自己动手洗了,也没有批评黄婆,哪知,经理把餐车洗干净后,黄婆就要把洗好的碗放上去,经理没让放,把餐车光的推到前厅去了。
    经理的举动很清楚,她在责怪黄婆不洗餐车,连老板的话都不听。照理说,一个上班的人,看到老板来了,怎么样也会图下表现做做样子,可是,黄婆就是这样很直接不听经理的吩咐。
    事后,经理对前厅主管说,要她问黄婆为什么不洗餐车,黄婆回答是:要我洗餐车,我就辞职。过了二三天,黄婆还是这个态度,你要我洗,我就辞职,这个态度纯粹是公开和杨经理在叫板,经理听后,没有再象以前一样挽留,同意了。
    就这样,黄婆离开了工作了二年多地方。
    黄婆辞工的当天,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尾,我没有劝黄婆给经理认个错留下来,我太清楚黄婆的性格,黄婆是不听劝的人。黄婆走时,经理多给了黄婆300元工资,前厅主管一直把黄婆送下楼,并且说黄婆以后想再来上班,也是可以的,只要改变工作态度。
    黄婆走后,我时不时的想起黄婆,惦记黄婆的生计。也知道黄婆新上班的地方,新上班的地方是做过早生意的,听厨师长说黄婆不满意,因为没有油水可捞。
    其间,黄婆也和我打过二次电话,言语间也流露出想再来上班的意思,可是我很清楚,黄婆做人做事的态度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,而经理,也不可能再主动请黄婆来。后来再请来洗碗的婆婆们,虽然说没有黄婆能干。可是听安排,又不占便宜,又不和人扯皮,两相比较,你们说,经理会不会再请黄婆,何况,黄婆从没有意思到自己的不是。
    不过,黄婆有一件事,让我想想心里也不好受。我们餐厅搞过一次捐款活动。餐厅有一个厨师,是孤儿,外地的,找了我们仙桃女孩成家落籍在仙桃。年纪轻轻忽然腰痛不能上班,且当时还没有找到腰痛的原因,没有工资,看病又花钱,老婆怀着孩子也没有上班,以至经济发生困难,经理得知情况后,发动我们捐款,好让这个厨师渡过暂时的难关。得知要捐款后,黄婆找到我,犹犹豫豫问我能不能只捐50元钱,又说50元会不会拿不出手,让人嫌弃捐少了。
    看着黄婆边说边拿出的50元钱,我不相信似的以为自己眼花了,一向能说会道的我,竟也瞬间失神,愣愣的,好像这50元钱梗在喉咙里了,说不出话来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关闭

仙桃爱心社推荐 上一条 /2 下一条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